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旅游

上海探索农村集体产权改革:让农民“人人有份”

2018-11-06 01:07:57
上海探索农村集体产权改革:让农民“人人有份” 漫画:冯印浧 “人人有份,实则人人无份。

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,改的就是这个。

”上海市郊闵行区九星村原村党委书记吴恩福对半月谈记者这样说。

他所在的村,17年前就起步探索这一改革。

“人人有份,实则人人无份”,其实质就是集体产权的不明晰。

上海市农委人士说,这就像一扇挡在农民和集体资产之间的“玻璃门”。

改革就是要消除这扇“玻璃门”,让农民面对集体资产,不仅看得到,而且“摸得着”,能够同享资产的收益。

“急不得、慢不得” 对于农村集体产权的改革,吴恩福的最深体会是“六个字”:“急不得,慢不得”。

“慢不得”,是对改革而言。

经过多年发展,村镇集体积累了巨额资产。

这份资产如果继续产权不清,管理缺乏透明度,农民就会疑惑;一旦发生资产流失问题,势必形成农村的不稳定因素。

“急不得”,是对于具体操作而言的。

这个改革“太复杂了”,没有亲身经历过,就无法切实体会到。

吴恩福给记者看改革时设计的一张农龄统计复核分析调剂单。

他说:“这张表格实在应该申请专利。

这里面考虑了农民各种各样的情况,包括共性的,也包括个案的。

”单单农龄统计这一项基础工作,就要对应多少历史情况、家庭情况乃至是“千奇百怪”的特殊情况,还要经过反复核查、张榜公示、签字确认等手续和程序。

上海市农委主任孙雷说,目前在大城市郊区,农村集体经济已有了新型合作经营的内在要求,方向是把按劳分配和按生产要素分配结合起来。

在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进程中,牵涉农民的财产利益关系,是一种“利益确认和再调整、再平衡”的进程,所以试点探索的基本规律是各方互动、认真谋划、谨慎推进,千万“急不得”。

上海在全国较早探索开展村级集体经济组织产权制度改革,将集体资产以股权情势量化到人,并按股进行收益分配。

随着相干法律法规的不断完善,再加上集体经济的持续发展,产权制度改革不断推进,形式也不断创新。

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在改制形式上,目前沪郊的试点地区已由存量折股型为主,逐步丰富为存量折股型、增量配股型、土地入股型等多种形式并存。

在登记形式上,由有限责任公司为主,逐步发展到社区股份合作社,正在探索社区合作经济组织等登记情势。

在改制层面上,由村级集体经济改制为主,逐渐拓展为村联合改制、镇村共同改制、镇级改制等多个层面。

不能简单地“一分了之” 吴恩福不同意把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简单归结为“分资产”,更不能“一分了之”。

改革了,但集体经济不能“散伙”。

九星村没有弄土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